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约会被轮暴
约会被轮暴

约会被轮暴

那天晚上,我的男朋友良把我带到公园林子的深处,我们坐在松软的草地上,紧紧拥抱着。他一边拥吻着我,一边把手伸入我的衣服内,解开了我的乳罩,摸弄着我一双丰满的乳房。我没有拒绝他,任由他爱抚着乳房,那触电酥软的感觉使我的呼吸急促起来。

  我不由得娇喘一声,与他拥吻得更紧、更热烈…正当我陶醉在兴奋中的时候,他的大手由我的胸前移过我光滑的小腹,忽然一下子插入我的裙子内,触摸到我阴户上方的阴毛。「啊…!」我惊叫一声,一把抓住他不安份的手:「不,不要这样」他很不情愿地把手缩回,继续抱着我的纤腰:「美艳子,难道你不知道我是多么爱你吗?」「良,我知道你爱我,但是…我还是觉得这样不太好」我补偿地吻了他一下,钻在他的怀里娇声说:「除了那儿不让摸,我全身都让你摸了,反正我的身体迟早是你的,你急什么呀?」他继续摸弄着我的乳房,在我的耳边轻声说:「你不知道,你是多么的迷人,你太美了,我就要控制不住自己了」「口甜舌滑」我嗔了他一下。其实他如果坚持要把手探入去,我也不会再拒绝他,在他的拥吻和摸弄下,我的身体已经有了生理上的反应,下体已经湿了。「不许动!

  打劫!」突然,不知从那里冒出了四个凶神恶煞的大汉,把我们吓呆了。「快把钱交出来!」为首的大汉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子指着我们,他发现了我放在身旁的手袋,伸手一下子抢去了。我吓得全身发抖,任由他抢我的手袋,只顾双手紧紧掩着胸前的衣服。我胸前的衣服扣子和乳罩刚才被良解开了,还没有来得及扣上呀!良掏出钱包和手机扔在地上,他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发抖了:「都、都给你们了,你们让我们走、走吧」。「站起来!」那人喝道。良顺从地站了起来,而我吓得两腿发软,一时站不起来,被那人拽着头发粗暴地扯了起来:「小妞,聋了啊!」「啊!」我痛得尖叫起来,又痛又怕,身体抖得更厉害了。「咦!这小妞儿样子还挺美的呢。」他捏着我的下巴,托起我的脸儿,色迷迷地盯着我。「你们不要动她?」良愤怒地说。「谁让你说话?兄弟,教训他!」话音刚落,三人就围着良拳脚交加,一顿狠揍。良就瘫在地上不能动了。「啊!救命…」见到男朋友被打,我不由得下意识地尖声呼救。刚叫出口,一把刀子就顶到了我的胸前,我顿时不敢做声了。

  「看你还敢叫!再叫就把你的大奶子捅一个洞。」那为首的恶棍把我护在胸前的双手拉开,顿时,我胸前的衣服掉了下来,我的一个乳房露了出来。我慌忙把衣服掩住,惊恐地看着他。「哈哈!」他奸笑着:「这小妞的波好大啊」。我扭头想逃,但被他的两个同伙堵住了。「你们…你们想怎样」我更加害怕了。

  「兄弟,把她全身衣服扒光!」话音刚落,他的两个同伙一拥而上,一边奸笑着,一边撕扯着我身上单薄的衣服。「啊!不要…不要,救命啊!」我无助地挣扎着,叫喊着。良挣扎着站了起来,愤怒地推开了一个剥我衣服的淫贼:「你们不准动她,滚开!」突然,他被一记木棍打中脑袋,顿时倒在地上不能动弹了。

  很快,我的衣服、乳罩、裙子和内裤都被他们剥得精光。他们围着我一丝不挂的身体,不停地抓捏着我高高耸动的双乳,又抓我的下体。由于自然的生理反应,我的阴户不自觉地已经渗满了汁液,湿透了。他们怪叫着:「哗!一抓她的奶就有这么多水流出来了,这小妞原来正在发情呢!」他们又扯我的阴毛「这小妞的阴毛真多啊!」我又羞又怕,拼命叫喊着,扎挣着。他们把我被他们剥下来的内裤塞进我的口中,我顿时叫不出了。他们用一根长长的绳子把我赤裸裸的身体捆绑得结结实实,使我动弹不得。他们围着我,八只手不停地捏弄着我的双乳,又扯着我已经勃起乳头,抚弄我的阴户,玩弄着我全身敏感的部位。我卷缩着被捆得象粽子一样的赤裸的身子摊在草地上,欲哭无声。这时,良醒了过来,他看到这情景,无奈地向他们哀求:「求你们了,不要…不要动她,钱、钱和手机都给你们了,放我们走吧!求求你们好吗!」「把他也剥光,看他的鸡巴有多大」那为首的淫贼奸笑着。

  三人一拥而上,把良按在地上。良拼命挣扎,又叫又骂,他们顺手从地上捡起我被他们扯下来的乳罩,塞进良的口内。良最终也被他们剥得一丝不挂。我痛苦地闭上眼睛,不忍看自已所爱的男人被如此羞辱。「哗!原来这小子看到自已的女朋友被我们剥光衣服,鸡巴早硬了」「哈哈!这小子的鸡巴还挺大的呢!差点比得上我了」那为首的淫贼笑道。接着,他们也用绳子把良捆绑起来,又摆弄他直挺挺的阴茎,不停地羞辱他。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良的阴茎,那是很渴望我爱抚它很渴望进入我的身体的阳具啊,想不到我第一次看到它的雄壮不是在新婚之夜,却是这样的境地!良痛苦地哼着,他一定痛不欲生了。「兄弟,把他们带到里面玩,这儿不太安全」那为首的淫贼说道。我和良被他们押着往林子的深处走去。

  我们仍然一丝不挂,身体被绳子紧紧地捆绑着,嘴巴被堵着。我除了脚上还穿着高跟凉鞋外身上什么也没有穿,而良的皮鞋丢了,只穿着袜子。他们不时用绳子抽打我们赤裸的身体,他们抽打着我的臀部:「嘻嘻!这女人的屁股又大又白,真够性感啊!」他们还不时抚弄我的乳房和阴部,楸住我高耸的乳房扯着我走。

  我的乳房被扯得生疼,而身体不由得又产生了强烈的生理反应,下体不断有湿滑的液体渗出来了。我们跌跌撞撞地被他们带到林子深处的一片空地。他们把良赤裸裸地绑在树杆上,又把我带到那为首的淫贼面前。我全身赤裸,被绳子紧紧地反绑着。绳子交叉捆在我洁白的胸部,紧紧地勒着我高耸的两个乳房,使我的乳房更加变形地突出。在自已被全身赤裸捆绑着的男朋友面前同样被全身赤裸地被捆绑着,使我感到无比羞耻、无助。对将被轮奸的恐惧,更使我失去了意识。

  而另一方面,捆绑着我全身的绳子,又深深刺激着我敏感的乳房和全身裸露的白嫩肌肤。羞耻、恐惧和身体的刺激交织着,已使我全身不能自制地产生了强烈的颤抖。我已经失去了自我意识,象一个布娃娃任由他们随意摆布自己娇嫩的身体。

  那为首的淫贼搂着我赤裸的身体,把手伸到我的两腿之间,不停地抚弄着我的性器官,又用嘴吸吮着我丰满的乳房,见我没有反映,就用牙咬我已经勃起的乳头,我大声呼喊,但被堵住的嘴只发出微弱的呜咽,疼的我眼泪在眼眶里转,不停的扭动身体试图摆脱他的牙齿,但在他坚硬的臂膀下,任何的扭动都带来更大的疼痛,我只好停起胸脯,尽量满足他的欲望。他把我按跪在他的面前,脱掉裤子,把已经勃起的直挺挺的阴茎露了出来。他警告我如果大声喊叫,就给我脸上划几刀,随后扯去塞在我口中的布,把粗大的阴茎顶着我的嘴唇:「给我口交!」我紧闭着嘴,一次又一次地扭开脸,竭力避开他的阳具。他抓住我的长发狠狠的抽了几个嘴巴,打的我脑袋发蒙,又用皮带抽打着我赤裸的后背,疼痛和恐惧使我屈服。我张开小口把他的粗大的阴茎含入口中,那股腥臭味使我差点儿吐出来。

  我下定决心要用我的柔情打动他,不要伤害我们,我被迫用力吸吮它,感到那温热的阴茎在我口中变得更粗硬了。「好爽啊,这小妞口交的功夫倒不错呢。」那淫贼快活地叫着,更使我无地自容。我感到被绑在树杆上的良怨恨地看着我赤裸着光洁的身体给别的男人口交。「啊!哈哈…大哥,这小子的鸡巴挺得比你的还高呢!」他的同伙在一旁起劲地叫着。「呵呵!真是的?原来看着自己女朋友给别人口交也会兴奋的。小子,还有更好看的呢!学着吧。」我不敢看良,这个样子在他面前露着,不知他是怎样的心情。那淫贼把阴茎从我的口中抽出来,转到我的身后,提起我的洁白丰满的屁股。我上身伏在草地上,双手被反绑着,只能头顶着地,屁股高高挺起跪着在地上。他叉开大腿跪在我的屁股后面,一边摸弄着我光滑的屁股,一边把粗硬的阴茎插入我的阴道。我的阴道早已溢满了汁液,异常润滑,他那粗大的阴茎不怎么费劲就插了入去。他一插到底,我只感到阴道一阵裂痛,「啊…!」我不由得痛苦地呻吟起来。「啊!太…太好了,想不到这小妞原来…原来还是处女呢!」他惊呼起来。「啊!不是吧!」他的三个同伙一齐围上来看「咦,真的有血流出来呢,」「大哥真有福了,今晚搞到一个处女,而且又这么正点。」「怪不得刚才摸她有这么多水,原来是处女啊!」「那小子亏惨了,自己的女朋友连自己都还没有开处,就被大哥当面给破处了,呵呵!」「哈哈!只能怪这小子没本事,要是他有本事这条女人早就被他爽过了,那轮的到我们?呵…好爽啊」我不由得痛哭起来,心里后悔极了。以往亲热的时候良有好几次向我提出性要求,都被我毫不客气地拒绝了,我甚至不让他摸我的下体。

  我守身如玉地只想把神圣的贞操留到新婚之夜,可是想不到却留给淫贼白白糟塌,而且还是无比屈辱地在自已所爱的人面前被强奸。他抽插的速度加快,我痛极了,忍不住又哭又叫地呻吟。他一边抽插着,一边伸出双手从后面抓住我的两个乳房,用力地又搓又捏,然后又拎着两颗乳头拉扯起来。接着,又用手指摩擦我的肛门。

  「啊!」强烈的快感彻底征服了我,我忘了阴道的痛楚,我的呻吟声变成了兴奋的叫喊。他也兴奋地哼叫着,忽然抓着我被反绑着的双臂,把我的上身从地上提起,抽插的力度越加猛烈…。「啊…啊…!」我忘记了一切,忘情地叫着,不能自控地扭动着腰肢配合他的冲击,胸前两个高耸白腻的乳房不停地晃动着。

  我一次又一次地达到高潮,忽然,只感到一股炽热的液体射入了我阴道的深处,强烈地冲击着我的子宫。我死去活来,随着他的射精终于晕了过去。但是,又有新的刺激把我弄醒,有人把我松绑了,另一个男人又跨上我的身上…一个接一个,好不容易他们四人轮着终于在我的阴道内排放完精液了。我的阴户由兴奋到痛楚,由痛楚到高潮,又由高潮到痛楚,而现在麻木了,浑身酸疼瘫软。我又一次昏迷过去

  【完】